管他是与非,忧和愁,只要有你在我的北方。

什刹海的春天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

爱是一念之差,最幸福的不过是,你曾温柔呼唤,而我恰好有过应答。

时光匆匆独白,将颠沛磨成卡带,已枯卷的情怀,踏碎成年代,旧铁皮往南开,恋人已不在

儿时梦里呓常临,
终解相思诉慕歆。
二载知音唯此物,
一如悲喜品酸甜。

操场上的篮球架生了锈,你送的那双鞋还留在我家,时光斑驳了你的脸,如今只能在梦里遇见你

这里的秋天开始变得寒冷,孤独了忙碌的人

© _陈年疚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