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杯白兰地下肚,他感到耳边传来的热气:“你就是他们说的……箭无虚发的弓箭手?”“正是。”“玩一把?”“玩什么?”“看你的准头了。”那人笑着把他的酒杯端在胸口,“射中了,今天就跟你走。

评论(1)
热度(25)

© _陈年疚_ | Powered by LOFTER